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亚洲视频欧美》。

李毅峰给我准备了一辆军用的勇士越野车,我开着这辆车行驶在通向若羌县的公路上。

从乌市出来的后,开始路况极佳,但是过半天经过不知道名字的一个大镇之后,道路变窄了,由原来宽敞的八车道变成了两车道,路况也变得极糟。

原来平坦的路面变得坑坑洼洼,有的地方被厚厚的一层细细的沙子覆盖,根本看不出道路的模样,这里离沙漠还有很远的距离,也不知道这些沙子如何被风刮过来的。

我后半天走的极慢,在这样的路况开车确实很吃力,原本这条路上行驶的汽车就少,现在这样槽糕的路况,更是半天也看不见一辆汽车。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我不敢继续往前走,准备把车开下路面,找个背风的地方,休息一夜,等天亮继续前进。

这样恶劣糟糕的路况,道路两旁荒无人烟,别看我是人界天师,但是让我贪黑继续前进,我还真的没有那个胆量。

在华夏西北这个省份,不同于其他的地方,天黑的特别晚,晚上十点多了,太阳才落山,早上三点多天就亮了,黑夜很短。

我休整一下,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就是浪费时间,那也是没有办法,尽管我要和凶兽将臣抢时间。

这样的路况如果贪黑走路,会消耗我很多精力,李毅峰和我讲过,在这片土地上,时不时会有邪教修士出没,另外,我还知道,很有可能在这边遭遇凶兽将臣,我这个人界天师也要必须保持足够的精力,应付突发情况。

更何况,我接下来还要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那里的自然状况要多恶劣有多恶劣,还要应付未知情况。

那样会消耗我很多精力,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我都要保持足够的精力,我可不想还没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女魃,在分离出犼的残魂之前,因为精力耗尽,遇到那个猛兽,邪祟,孤魂野鬼啥的,趁人之危把我收拾喽,自己可就交代在这茫茫的荒漠上了。

我找到一个高坡,把勇士车停在坡底下,这里很背风,是个理想的宿营地。

在车里,除了我自那个装了沙漠生存必须装备的大背囊外,我也看到李毅峰也给我准备了不少东西,沙漠帐篷,睡袋,密封真空包装的食品,十几桶矿泉水,几十袋榨菜,还有几桶用军绿色铁皮桶装着的柴油。

看到这些东西,我的心里就是一翻个儿,李毅峰想的太周到了,李毅峰比我早来到新疆一段时间,所以对这里相当熟悉,从和我的交谈中就知道我准备的不够周全。

我出来之前晓丹和胡惠茜虽然也是帮我做了一些准备,我的背囊里,有几件防寒保暖透气的衣物,吸汗的袜子,速干的长袖T恤衫,手套,帽子,头巾,也有防晒的用品,风镜。

虽然背我囊里面的东西也不少,但是我们都没有去过这个大西北的省份,还是没有李毅峰准备的那样齐全。

如果在一天之前,我都没法理解李毅峰给我准备的这些东西,现在我明白一些了。

食品带真空包装,就是在这里酷热的天气下,防止食物被迅速风干,那些桶装的矿泉水重要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

那几十袋的真空包装的榨菜,就是普通人,在平时或任何地方,都不算什么,但是在茫茫的沙漠之中,可以迅速补充因为酷热天气流汗,身体流失的盐分,作用不比水的作用小。

如果盐分补充不上,光喝水,人是受不了的,现在这里白天气温的都高的让人受不了,更别说过两天进入沙漠之中了。

即使我是人界天师,对恶劣环境耐受程度远远超过哪些人界普通人,但是也会消耗很多法力,人界现在本来就灵力缺乏,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消耗的法力一时间很难恢复的。

至于睡袋和帐篷,在沙漠里的重要作用更不用说了。

李毅峰还在车里用军绿色铁桶备下几桶柴油,我现在明白,李毅峰这样做的道理了。

这里地广人稀,这好几百公里的路程,公路上车辆本来就少,加油站也很少,一旦错过加油站,就有可能将车里的燃油耗尽,那样就会半路上抛锚,会很误事,后果时很严重。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在我原来生活的城市,这个时候已经是午夜,但是这个我国最西北的省份,现在天刚刚完全黑下来。

我没有支起帐篷,就在窝在车里休息。尽管感觉有点凉,还好,对我来说还可以忍受。

早上三点还没到,天就已经亮了,在我原来生活的城市,恐怕这个时候人们还在熟睡中,我起身发动车子继续赶路,在这条窄窄的,坑坑洼洼的公路上,小心翼翼的往前开着。

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两点多钟,才遇到一个大镇,这里有个加油站,我将这辆勇士越野车的燃油加满,又找了一家买吃的小铺,品尝了一下一种叫馕的当地的特色美食。

在这个人口很多的大镇稍加休息后,我继续开着这辆勇士越野车沿着这条坑坑洼洼的公路前进。渐渐的,公路两旁的植被越来越少了,也越来越荒凉,经常一两个小时也看不见一个村落。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天又快黑了的时候,我才到达我的目的地,华夏西北这个省份东南部一个偏远的县城,若羌县。

我拿出实时可以更新卫星地图的平板电脑,看到从若羌县再往前走,就要进入茫茫的荒漠之中了,方圆几百公里的大沙漠,几乎和我生活的省份面积差不多。

我在这样大的面积沙漠找一个人,还是传说里的人----女魃,简直是大海捞针。

到底能不能找到女魃,我从茅山出发的时候,还很有信心,如今我已经到了茫茫沙漠的边缘,心里反倒一点底也没有。

既然过了若羌县再往前走几十公里,就要进入沙漠中了,沙漠中是没有道路的,这辆勇士军用越野车在沙漠里根本没法行驶,所以现在车对我的用处不大了,我决定把这辆军用勇士越野车留在若羌县城。

我想起李毅峰在送我时,临分手之前对我说:“如果车啥时候不用了,就把位置发出去,会有人来取。”

于是,我就按照李毅峰所说的,用这个可以接收实时卫星地图的平板电脑,把自己的位置发了出去。

然后就坐在车里安安静静的等待。果然,没到半个小时,有一辆和我这辆一模一样的军用勇士越野车,停在我的车旁,从里面下来几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前面是一个武警少尉警官。

这名武警少尉和他带领的武警战士,对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说道:“请您跟我们走,到我们营地,接到上级指示,要我们好好招待您。”

我不知道到他们叫我去做什么,但我猜测应该是李毅峰安排的,所以我跟他们去,反正今晚我也没有地方去,于是就看看他们想为我做什么。

这时候,他们当中有名武警战士上了我的车子,其余的跟着那名武警少尉坐回他们那辆勇士越野车,这时候,天完全黑下来了,那辆车嘶吼着,冲向夜幕中。

这时候,坐上我的这辆勇士越野车的那名武警战士,替我开车,跟上了他们的那辆车。

若羌县城,我是平生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我不知道这几名武警战士要带我去哪里,算了,既然李毅峰安排的,那就看看,李毅峰到底是什么用意。

车子行驶在若羌县城的街道上,我看见车窗外灯火闪烁着,还有道路两旁的一串串路灯,飞快的向后面退去。只

见这名武警战士开着我这辆车,紧跟着前面他们自己那辆车,拐了几个弯,驶进一个大院,在院子的门口,有两名武警战士带着头盔,背着八一式自动步枪在站岗,原来,他们载着我,驶进了他们的营区。

车子在一栋大楼门前停下来,前面那辆车的那名少尉跑了过来,对我说道:“请下车跟我们走,上级指示,让您在我们这里休整一夜,明天出发。”

我只好跟他们进了这栋大楼,然后他们带

看食人草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怕它干死,舉起鐵桶把底下剩余的一點水全倒到了小東西上,小東西似乎很享受這種淋浴,不斷張合這兩片嘴巴,像是在大口的喝水,好一會兒才喝飽,那莖似乎又大了一圈,里面估計裝了不少水分。

周樸摸著它的“肚子”,露齒一笑,這小東西還真是貪吃,也不怕撐破。后者稍稍扭扭“肚子”,似乎真的撐到了,任由周樸撫摸,很快不再動作,像是睡著了。

從秘密花園出來,周樸感覺身上黏糊糊的,就去淋浴沖洗了下......

一位疲惫不堪的旅人入得院内,赶蝉程垓,轻功自是不弱,但饶亚洲视频欧美

“皇兄,你當真不知,那小子實在是太猖狂了,我被父皇授受為這京兆府尹無非是想磨練我,再加上我是皇子,許多的案子不用看別人的官職行事。可今日,那小子當眾嘲諷我,若不是我脾氣好,他定要被我打三十大板才能解氣。”說這話的人,正是今早的府尹,一旁坐著的便是太子了。

“賢弟,平日里你性子倒是不急,今日你怎么犯了這等錯誤呢!”太子倒是不太相信,他們兄弟幾人除了老幺都是很沉穩,做事沒有那般急躁。

“皇兄,你若當時在場你就知道了,一開始就知道我的推斷有誤,偏偏不認罪,也不指出,訓斥我一頓后才慢慢說其中的破綻,你說他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信。”說著猛地喝下面前這杯酒,一談及此事,他就有些氣憤。

“最關鍵的便是他后來還拿著你的令牌,說是奉你的命令來探查,結果就是為了讓那個犯人不要私自尋死。說真的我看不透。”

太子眉發微微抖動:“哦?還有這種事。”

府尹繼續說道:“所以我覺得很奇怪,想問問你,你手下什么人發現了這好苗子,若是二哥你用不上,可以來做我的副手,這樣的人才我可不想再你手下碌碌無為。”

太子搖搖頭:“說真的,我印象中沒有這般人,像是這般有才的人,我自然奉為上賓。”

兩人還在此疑惑時,林痕率先推門進來了:“兩位不必相猜,我只是無意為之罷了。”

林痕原以為處理政務之人,當是那種衡量利弊之人,長相自然有些老成,只是這太子完全是一副書生相,并無半點兇狠之色,有些出乎林痕的意料。

府尹指著林痕說:“二哥,看到沒,這就是我說的那小子。”

林痕不禁想翻白眼,怎么喝了點酒,府尹像是變了個人一樣,看來酒真的不能隨便喝。

太子手壓了壓,示意府尹不要再說了:“這位小兄弟請入席座,我們可以慢慢詳談。”

林痕也不客氣,找了個地方就坐了下來,傍晚風落夭的飯菜對他而言有些少了。

太子見林痕沒有多加防備,便也不藏著掖著:“在下王夏榮,這位是我一母同胞的弟弟,王秋實。”

夏榮秋實,林痕半開玩笑道:“莫不是還有兩位兄弟,春生,冬藏。”

王夏榮點點頭:“林小兄弟說的不錯。”

林痕不禁有些扶額,這位金運國主取名有些草率了:“沒想到太子也喜愛這樂曲,還專門來此處靜坐,更想不到的是這京兆府尹竟是皇子。”

太子有些不懂林痕說此事的原因:“我這五弟,平日里就這樣了,小兄弟莫要在意,話說今日的令牌,不知小兄弟是如何得到的,若是在哪里撿到也好還給我,我去告訴下屬,以后要好生看管,莫要再丟了。”

林痕高看了太子幾分,這般氣度不管只是為了向他彰顯還真是如此,都能看出太子不一般:“這塊令牌是風姑娘給我的。”

說著便聽到曲彈錯的聲音,風落夭如何也沒想到一轉眼自己就被林痕賣了,發愣的一瞬間,手中曲便彈錯一指。

太子沒想到林痕這般坦率,直接說了出來:“這樣說來,我還是要多謝風姑娘了,小夭,對虧你將令牌給小兄弟,我才能得此相見。”

風落夭一時間分不清太子是真的感謝還是說些場面話,她也不好說什么只能面露微笑,微微點頭。

“有什么好謝的,我說小子,我二哥沒追究你的罪狀,算是對你客氣的了,你還不投到我二哥麾下。”說和一把拍在了太子身上。

“你胡說什么呢?”太子面露怒氣,斥責王秋實。“小兄弟莫要動怒,我這五弟,平日里就這樣,一喝酒便不像樣子。”

在太子眼中,像林痕這樣的人才是他現在最需要的,若是不能抓緊此人,恐怕自己又要折損,在現在這個時候,面子算不得什么。

林痕搖了搖頭:“我自然不會,不過太子這般降低姿態,未免有失身份。此次想來是有事相求,但說無妨。”林痕平日里喜歡拐彎抹角,也討厭這般,現在沒有別人,但說無妨。

太子沉下氣,仔細斟酌了一番才慢慢開口:“我想請小兄弟,幫幫我。”

這樣的回答,林痕極為詫異,他說的是請和幫,而不是協助一類:“太子的這些舉動這些話,當真是讓我無法退辭,只是我現在不能答應。痛不欲生的模樣還忍不住笑:“不就是幾個小孩子嘛,那有啥難搞的,你明天再去,就給他們帶點吃的,保管一個個乖的跟小狗似的。”

“嗯,明天帶點糖果過去試試,”李歸海揉捏著酸痛的手臂,還疑惑的道,“你說銅球大叔怎么想的?怎么會想讓我帶孩子?還說只有我讓這些孩子聽話了他才教我冰球……我想不通。”

霍英大喇喇的道:“這有什么想不通的,大概這種有點門道的民間高手都得有點怪癖,那快槍手還愛下棋呢,今天拉著我去公園里陪一群老大爺下了一天,我的天啊,你看看我這兩眼珠,那里面現在還全都是車馬炮呢。”

說著又十分感同身受的拍了拍李歸海的肩膀,安慰道:“相信我,咱們這就是做關門弟子前的試煉,加把勁不要慫,就一個字,干!”

李歸海“唔”了聲,很有氣勢的應道:“那就干!不過是一群小屁孩!”頓了頓,又小聲補充道,“不過銅球大叔要是能在我帶完一天孩子后跟我打場球,那就更好了。”

霍英就笑起來,大有同感的點頭道:“可不是,我也希望能在結束下棋后跟快槍手來一場,哪怕聽他聊兩句冰球也好啊。”

兩人登時生出同病相憐的感覺,正執手相看淚眼,就聽門口又一陣響,呼延炫龍一臉疲憊的走了進來。

霍英朝人招呼了聲,得到了一聲應付的回應。

霍英下意識去看李歸海,眼神極為困惑:龍龍又去哪里野了?累成這樣?

李歸海回以同款疑惑眼神。

于是兩人直眉愣眼的盯著洗漱完準備睡覺的呼延炫龍。

呼延炫龍:“……”

他想了想,跟小伙伴交流道:“打了一天冰球,對方很強。”

說完安靜的閉上眼睛,睡了。

霍英:“??”

然后呢?你就睡了你睡得著嗎?!你經驗呢感想呢?你起來!

呼延炫龍當然睡得著,還睡得很快。

李歸海露出個佩服的表情,心說還是龍龍心大。

次日,三人不約而同的都早起了,又不約而同的翹了王翼給大家安排的訓練課,直奔三個不同的場所。

這次來到孤兒院,李歸海立馬拿出了他的殺手锏——糖果。

小孩子們果然很喜歡,嘰嘰喳喳的圍在他身旁哥哥長哥哥短的叫著,抓到糖果卻又一窩蜂的跑開。

李歸海:“……”

感覺像被用過就丟的免洗筷!

可他這雙免洗筷沒被丟多久,幾個吃完糖果的小孩子就又甜膩膩的湊到了他身邊:“哥哥哥哥,再給我一個糖果吧,我還想吃,哥哥最好了,最喜歡哥哥了!”

李歸海隨手摸了把口袋,給他們抓了糖果,口中道:“聽話的小朋友才有糖果,你們過來,哥哥教你們做體操,做的好的小朋友獎勵兩個糖果啊。”

小朋友們都不情不愿的樣子,李歸海用手機播放了適合小孩子喜歡聽的音樂兒童音樂,自己帶頭開始做,邊做還邊看那些小孩,道:“都排好隊,跟著我做……每天做一遍,身體就會棒棒的不生病,一、二……”

他活動著手腕腳腕,還為孩子們喊著節拍。

但在他身后跟著做的孩子寥寥無幾,甚至還有大些的孩子嘲諷道:“好傻啊,像個崴了腳的笨鴨子!”

笨鴨子李歸海:“……”

他說:“做不好的才是笨鴨子,來,左腿抬高朝側前方跨步……”

“不要,腿好酸,動作也不好看。”又有孩子抗議,還鼓動小伙伴道,“他買的糖果不好吃,沒有院長媽媽那里的那種好吃,我們去找院長媽媽要,不用做操!”

小孩子們總是容易被煽動,當即就有好幾個小孩嘰嘰喳喳的同意了,歡快的跟著那小男孩就要朝院長室奔去。

李歸海見勢不妙,忙叫道:“都回來,不要走——”

話音還未落,那幾個孩子就已呼群引伴興高采烈的跑走了。

李歸海險些沒被氣吐血,感覺極為麻爪,這些孩子太難搞了!

為什么世界上會有的熊孩子這種生物?!

簡直讓人崩潰!

饿死鬼没有这么胖的。他胖得就品字形立在她身后,只有紫柏道亚洲视频欧美王大小姐笑道:烧鸡是买给他老。连城壁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亚洲视频欧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六界英雄传之逆神

明朝有酒

六界英雄传之逆神

虚眞

六界英雄传之逆神

马月猴年

六界英雄传之逆神

千桦尽落

六界英雄传之逆神

笑谈一下

六界英雄传之逆神

云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