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要善待它》。

老主人的意思,他当然明白,轻大木勺交给陆小凤,陆小凤接过

四人迅速前往东荒尽林,三个多时辰就到东荒尽林入口,路上有几个没脑子的上前挑衅 ,统统都被杀了,同样震慑一群人。

一群人进入尽林寻找唐龙等一群人,半个时辰找到了唐龙一群人。

荒业率先开口到 “阿龙,阿夜,想我了吗?”

唐龙直接回怼到“没有,你别恶心我 ”

荒业用一种装可怜语气回复到“所以爱会消失吗?”

唐龙用冷漠的语气淡淡吐出一个字“会”

“……!”

“别欺负这个中二少年 ,毕竟本身都傻,现在更傻”说话正是乾天龙。

“哼,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你们这叫羡慕嫉妒恨”

迎接他的是众人的白眼 。

只见戟天龙开口 “别玩了 ,办正事 ,天灵子你能使用推演之术,推演一下帝子的位置吗?”

“可以 ,为帝子做事 ,是我的荣幸 ,那各位大哥可以放下武器了吗”

此时的天灵子被六个人拿着各种的武器架在脖子上 ,只要说一个不字就得死 。

而且四周有五百多人手拿五百多把武器,随时都要砍死他,不同意就得死啊 。

“兄弟们把武器收起来”

众人听见乾天龙的话迅速把武器收了起来 。

于是在一个安静的地方 ,天灵子正在聚精会神的推演,仅仅推演了十分钟天灵子就满头大汗,仅仅过了半小时 ,天灵子直接吐了一口血随后晕了过去 ,六人迅速扶起天灵子后,给他输送灵气,输送了半个时辰,天灵子缓缓的醒了过来。

唐龙问道“算的怎么样 ,有没有算到”

天灵子虚弱的开口道“就在尽林南山的福天古洞中,不过那道封印很强,不看实力 ,看天赋 ,而且从里边无法击碎,只能在外面击碎,不然的话以帝子的实力轻轻松松的打碎阵法 ”

一位没有名字的小弟开口“帝子不是在那场战争中修为全废”

乾天龙回道“特殊机缘 ,据我所知是一本书 ,但是这本书只能修炼一次, 修炼完之后便消失于世间 ,而且这本书有逆天功效 ,可以让一个废人 ,重新修炼成为一位绝世天骄镇压一代 ,当然前提是那位废人之前是天赋绝顶,不然压根连触碰这本书都没有机会 ,甚至如果强行触碰直接灰飞烟灭 ”

“接下来几百名弟子开始围绕着尽林搜索 ,同样有一百多名弟子在外围阻挡其他人进入,由于尽林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尽林我没有黑夜 ,永远只有光明”

众人漫无目的得找神秘封卬,突然间楚南劫发现一座美丽的仙境,进入仙境有一水池,池中心有一个高达四米的混沌球,众人却不敢上前, 因为那个混沌球气息杂乱,哪怕是至尊进入也会被瞬间斩杀 ,导致众人压根不敢贸然前进 ,就在众人毫无头绪,些时天灵子开口“让我推算一下,差不多能推算出哪里最弱 ,到时候你们全力攻击 ,有几率打碎这个混沌球 ”

乾天龙开始命令弟子摆阵,保护天灵子 ,当众人看见天灵子施展的推演之道,众人一脸懵 ,毕竟不是自己的规则,集齐难领悟,就比如叫剑帝宫弟子去领悟枪神殿的枪意,就非常的难,或者叫枪神殿弟

“哈哈哈,你們聽說了嗎?”

“聽說什么了?”

“那個一個廢物紈绔的二皇子,居然和我們安魯斯大人簽了一個九百眾的獵殺任務軍令狀!”

一個士兵“唰”的狠狠的吸了一口氣,臉上好奇的表情瞬間變成了驚訝和不可思議。

“他這不會是瘋了吧!難道他還想一個人殺光所有的虛空獸!他被分配在哪一個營地?”

“第三百八十六營。”

“那個養老營?那那個營地里的廢物們怕是要倒霉咯!”

“嗨,剛好清理一下垃圾......

这两人却偏偏选了这种地方做他了次手,早就知道这少年武功不

车队再次踏上征程,可依旧小麻烦不断。如此走走停停,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才来到一处休息站。李道纯动用感知扫过整片区域,发现只有为数不多的十几只丧尸和变异生物,于是让秦振邦将直升机停在了休息站楼顶,然后命顾蕾组织护卫队员清场。

清扫战斗持续了约么半个小时,方才把大楼和加油站里里外外弄了个干净。马柱国特意叫来李昶,让他带人将加油站里剩余的汽油全抽出来,补给给所有车辆。闵敏则带人进入到食堂,开始埋锅造饭准备晚餐。董新佑和陈宽负责检查大楼里可用的房间,并安排人员入驻。唐旭尧则专门挑了间门窗完备的房间,搭上几张折叠治疗床,继续替重伤员诊治。秦振邦和顾蕾分工,一个负责警戒外部安全,一个负责警戒内部安全。所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充分展现出了团队的协作能力。

尾随而来的逃难车辆这时已增至四部,因为害怕云翚团队会驱赶他们,于是将车子停在路边后,专门派了两个人过来,找到一身戎装的秦振邦,恳请加入队列。

秦振邦不敢擅作主张,于是带着两人找到了正在指挥清扫工作的马柱国。听完两人的恳求后,此刻已不算肥胖的马胖子,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的加入。就这样,云翚团队在失去九个人后,又得到了十四名生力军的加入。

为了此事,马柱国还专程叫来第二小队队长廖新勇,为新加入的成员普及云翚团队的规矩。李道纯对于马柱国的安排,非但没有意见,反而夸赞其越来越有担当了。

入夜后,吴峰和段新安的第三小队被安排值守上半夜,张国政和柯杰的第四小队被安排值守下半夜。其余人在用完餐后,便纷纷进入各自的房间抓紧时间休息,一切安排都那么地井然有序。

李道纯独自盘坐在楼顶,仰望着空中的弯月,不觉轻轻叹了口气。一个小男孩蹦蹦跳跳而来,将下巴搁在护墙上,两只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就那么磕巴着问说:“师父,您最近为什么老叹气啊?”

“惜今啊!我是想你师叔了。”李道纯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感慨道:“天有日月明,人怀相思情。可谓最得意,不过彼岸宁。”

小男孩蔡惜今眨了眨大眼睛,不解说:“师父,彼岸在哪里?郑师叔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

“彼岸啊!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等你长大了,也会找到自己的彼岸的。”李道纯微笑着解释说:“你师叔之所以一个人去寻找彼岸,也是希望我们人类能有个好的归宿。”

“师父,那您的彼岸在哪里?和郑师叔的一样好玩吗?”蔡惜今歪着小脑袋,充满了好奇。

李道纯在徒弟脑门上轻轻敲了个板栗,笑骂说:“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干嘛?赶紧睡觉去,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哦!”蔡惜今蹦蹦跳跳地回到楼梯入口,忽然回身说:“师父,相信师叔玩够了就会回来的,您不用担心他得了好处不理人,因为师叔跟您一样,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李道纯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更加笃定:“师父的彼岸,就是你们的未来。至于你师叔嘛!他的彼岸可是个花花世界,不去也罢。”

“阿嚏!谁在诽我?”正漂浮在岩浆湖里睡觉的郑遇,忽然打了个喷嚏,于是揉着鼻子暗骂道。

不远处那根黑树枝似有感应,当即抖动身姿跃出湖面,照着他的肚皮就是一棒,直接将自己的主人打入湖底:“还不老实。”

“哇呜……死小黑,等爷恢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郑遇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被星外强者揍也就算了,结果还被自己带去的氢 弹轰得只剩下一副残躯。可谁叫自己生来就命衰呢!这也只能忍了。但被自己雪藏的终极武器爆揍,这叫怎么回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每每想到这里,郑遇就欲哭无泪。自己好歹也是个星魂卫士,深受万众敬仰的存在,为了人类不惜犯险的超级英雄,怎么就落得这步田地了?这根不知道哪来的该死树枝,明明就是一件供人驱使的兵器,怎么却跟那腹黑的波比一样,喜欢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呢?

面对这根猥琐狡黠的武器,郑遇直呼消受不起,奈何身处囹圄之中,也只得暂时先忍受着。可同时内心也充满了好奇,毕竟这玩意沉重如大山,坚硬胜铱钛合金,也不知是什么物质组成的,不但拥有相当的智慧,还能千变万化,简直比孙悟空的金箍棒还要来得神奇。

郑遇的肉体有便便帮着恢复,已经开始凝结五脏六腑,虽然十分缓慢,但总体进展还算喜人。他的神魂在熔浆里锻造,似乎也比以前要稳固凝实了许多,尤其是每次被那可恶的树枝抽打过后,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泰感,就好像麻木的神经越来越有知觉了。

就在郑遇犹豫着是否要与那可恶的家伙死磕到底时,黑树枝再次冲入岩浆湖底,将他的神魂一棒抽打出了湖面,整个暴露在皎皎紫月下:“这事没完……”

宁静

“他呀?在這呢!”

林肖抬抬手臂,他仍然還抓著蘇哲的腳踝,他還是倒懸在半空。

“他還沒有醒嗎?你還不趕緊把他拽上來!”于雯著急的說道,生怕林肖一失手,真把蘇哲從十八樓摔下去。

“剛才醒了一回,不過貌似又直接嚇暈了,好像還尿了,就沒見過這么沒種的男人!”

林肖撇了撇嘴,露出了一臉不屑的樣子。

于雯很無語,換成任何人,睜開眼發現自己腦袋朝下倒懸在十八樓的窗外,估計也得嚇尿吧。

“別貧嘴了,先把他拽上來!”于雯催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要善待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漫威世界的修士

今朝醉也

漫威世界的修士

跳舞

漫威世界的修士

何不语

漫威世界的修士

兜兜麽

漫威世界的修士

小刀锋利

漫威世界的修士

杨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