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不见的敌人》。

事實上,他根本就從未揮霍浪費過一兩銀子。但剛才他隨隨便便但若不是為了蕭十一郎,沈璧君也絕不會有那種悲慘的遭遇

周圍十分安靜。

腳踢到石子的聲音格外入耳。

他的腳底板下每“沙沙”一下,心就跟著顫一下。

這是一場空前的冒險,張小河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做這樣瘋狂的事。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是他此時最好的寫照。

緩步走了一會,張小河突然跑了起來,腳底的“沙沙”聲在四周回蕩。

他像是一支脫弦的箭,朝著不遠處的卡牌快速移動過去。

張小河爆發了,腳掌震起的石子向后飛射而出,用出了自己七成的力氣跑向了那張卡牌。

為的就是一下拿到,再留些力氣以便躲過天上的獵殺者。

呼!

是一陣大風,地面上的草兒隨風而動,頭齊齊歪向了一個方向。

張小河眼神一凝,感受著身后的風力大小,在那種實質感快要接觸到他的肩頭的時候。

立即使出渾身解數提速,借此躲過了身后那只看上去跟他一樣大的大鳥的抓擊。

沒有回頭看,此時他已經碰到了卡牌,大鳥因為之前的失誤,停頓了一會。

借此機會,他加速逃離。

此時一塊能夠絆倒他的石頭就能要了他的命,還好前面的路比較平坦。

當他即將跑出這個廢墟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

身后已經有些時間沒有動靜,這個大鳥一個不會輕易放棄到嘴邊的獵物。

莫非……

張小河猛然回頭,幾乎是看到那道紫色光束直沖他眼睛的。

頓時,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要是被紫色光束射中,腦袋直接就穿了。

情急之下,連忙用手中的卡牌擋住了眼睛,再連忙躲開后續的光束。

咔嚓一聲,是卡牌碎裂的聲音,他的心仿佛也在這個時候碎裂了一樣。

一般來說,若是能夠使用出這張卡,是最好的,不使用賣給卡牌師也好。

可是直接碎了,就什么也沒有啦。

張小河第一次這么近距離觸碰卡牌,從接觸到現在也不足一分鐘,根本不知道怎么使用卡牌。

現在卡牌被紫色光束轟碎,這是天大的浪費啊。

似乎有一把刀插入了他的心臟,或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心在滴血。

就在他躲避光束的同時,也看清楚了身后那只大鳥的真面貌。

那是一只羽翼紫色的大號貓頭鷹,之前要是抓到,他的那條胳膊就別想要了。

他的魂魄嚇得都要飛了出來,連忙往一個方向跑。

身后的貓頭鷹沒有追上來。

這種生物,白天睡覺晚上行動,剛才或許是他的動靜驚動了它。

他現在腦子里什么也想不了,腦子空蕩蕩的。

之前被嚇走的魂魄,還沒有回來。

等到了地下室附近,才逐漸有些思維,恐懼的情感這個時候,才在他的心里無限放大。

地下室口,吳有已經在這里等待了有一會,臉上凈是焦急之色。

老實說,他很怕張小河回不來。

沒了張小河他一個人也回不去,他還有弟弟要照顧呢。

忽然,前面的建筑里面摸出來一個人,是張小河!

吳有立即對他使勁招手,整個人比他還擔驚受怕的。

張小河沒有在看到安全就在眼前的時候立即沖過去。

先是四處看看,隨后才縮著身體輕聲輕步地走了過去。

一路上,他一直在心里默念著,“不要出聲!不要出聲!”

空蕩蕩的腦子里,當時也只有這個想法。

他比誰都清楚,在這外面發出大聲響是多么危險。

剛才路過還看到一群額頭有一顆漆黑寶石的野狼走過。

只差一點就被發現,幸好他們對于更強大的異生命來說,也是獵物,不敢隨意靠近他。

要么以他們靈敏的嗅覺,不可能沒有發現張小河。

只要讓他們看到張小河的真面貌一次,下一次張小河見到他們的地點,就是在地下室門口。

緊緊鎖上地下室鐵門之后,張小河脫下了已經被汗水浸濕的長袖。

他的手這個時候,才止不住地發抖,眼中的驚恐和空洞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恢復的。

“可惜了,碎了。”張小河說話的聲音也是顫抖的,他的話語現在聽不出感情。

他攤開手掌,里面是些卡牌的碎片。

“碎片應該也能夠生活很久。”吳有說到,為了不讓張小河的冒險白費,他現在盡量說些安慰的話。

畢竟自己幫不上忙,也只能安慰安慰。

“白費力氣嘍,差點就榮華富貴嘍。”他將手中的碎片扔到一邊。

這些碎片保存得還算完整,拿回去興許還有有卡牌師收。

畢竟在外面發現的卡一般是新卡,沒多一種

……

看着路正行一脸的差异,七公主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显然如是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的。

七公主脸上现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显然她觉得把路正行算计了。

她的这一丝笑容,从额头前披下的几缕头发中露过,显示了一丝少女的顽皮。

而这种顽皮的神情和冷酷的外表衣着形成了某种奇异的反差。

所以说年龄是藏不住的东西,脾气也是掩盖不了的本性。

看到她这个样子,路正行反到不好生气了。

......

“你先看看這個,廠家直接賣沒有中間商賺差價,星球系列套牌,全世界只有這一套。”

卡牌商人取出了一套看起來很厲害的卡牌,這是一個裝在玻璃盒中的卡牌,雖然只有四張但卻是一個完整的套牌。

張小河定眼一看,眉頭一皺問道:“全世界只有一套,你舍得賣給我?”

想要卡牌商人不坑他的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做生意總是要賺一些吧。

老實說卡牌這東西也不是很值錢,尤其是買套牌,一個同樣的套牌賣給不一樣的人,那不就是全新的嘛。

這一份錢他可以重復賺好多次呢,張小河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那要不看一看這個,混沌魔神系列,整套卡由三個魔神組成,一定不會讓你失望。”卡牌商人及時轉移注意力,顯然是心虛。

張小河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于是想問一問價格先。

“你的卡牌都是什么價位的,咱這小地方沒什么拿得出手的。”

張小河現在唯一拿的出來的,就只有龍晶,連個能源石都沒有,屬實可憐。

不過一顆龍晶可是能夠抵十顆能源石的哦。

“咱們先不談價錢,談錢多傷感情啊,來看看這一套,原始妖尊系列,套牌之中內含五個妖尊,算是一套中等套牌。”

卡牌商人滔滔不絕,一會拿出這個套牌,一會拿出那個套牌,半個小時下來,張小河已經看到不下二十多套卡牌。

而且他的套牌似乎還沒有窮盡的樣子,張小河當即感嘆他的套牌數量,這就是老牌卡牌師嘛,隨手就能掏出一大堆的卡牌,還不帶重樣的。

看得張小河那叫一個心癢癢,不過他也知道,到最后自己可能也買不起多少東西。

到了后頭,他實在是覺得再看下去沒意思,于是直接了當地告訴他,不要扯彎子,說實在的。

接著這卡牌商人才笑著說道:“實話實說,這些你可能都買不起,最下等的一套卡牌,也是卡牌觀察不同文明有感而發制作出來的。”

“別的不說,光憑這其中的感悟,就能賣個一萬能源石。”

張小河表情當場就不好,一萬能源石,也就是一千龍晶,雖然不是拿不出來,但絕對是一筆巨大的數額。

一萬能源石都可以培養一位五級寵獸了,張小河現在才多少五級啊。

“當然了,這只是最低級的套牌,基本上不入流的,稍微能入流的套牌,也都是十萬能源石起步的。“

“中等套牌千萬起步,高等要牌一億起步,要是人間少見的絕等套牌,那就是十億也未必買得到。”

聽到這一連串數字,張小河差點暈了,啥玩意,這么貴,這都是些什么鬼東西啊。

張小河覺得貧窮的他還是離開這里好,也是抬腳就要往外走。

這會卡牌商人攔住了他,說道“我還沒說完呢,這些套牌價位就是如此,不光是對于我來說,對于你來說也是一樣。”卡牌商人說道。

“你啥意思?”張小河覺得事情可能還有轉機。

“也就是說,你可以用自己的套牌跟我交換嘛。”這卡牌商人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張小河微微點頭,原來在這里等著他,不過他的千刀護衛,怎么說也得是個中等,他自己估了一個價位,一百萬肯定有。

這一百萬能源石,不就是一個七級寵獸嘛,要是再高一點,說不定能直接整出九級寵獸,這對于現階段的他,可是很大的提升啊。

張小河當即跟他講述了自己有這么一套卡牌,千刀護衛的融合特性,以及那兩條提升途徑。

卡牌商人持懷疑態度,他捏著下巴,思索道:“你給我看一看,我也好有個心理價位。”

張小河當即拿出一張卡牌,千刀護衛的,遞給了卡牌商人。

這人一看,起初是眼珠子轉了一圈,隨后看上去很高興地說道:“你這套牌不錯,融合性很好,是一個不錯的胚子類型卡牌,要是輔助一些強大的套牌,我估計能直接達到絕等的層次。”

“但是本身其實不是很強大,只能算你一個高等。”

張小河當即興奮不已,高等最少也能賣個一億能源石,也就是一個九級寵獸,有了九級寵獸,他還不是天下無敵。

除了那些從永恒塔中出來的,本來就是九級的老東西們。

“那來吧。”張小河一邊做著美夢,一邊伸出手掌。

卡牌商人似乎有些不明所以,說道:“拿來什么呀?”

張小河當時表情就變了,以為這奸商想要變卦,于是把一直在一旁打瞌睡的真靜先生推到了他面前,警告道:

“想吃霸王餐先過了他這一關。”

張小河覺得凡事都要講信用,貪他一個小輩的東西算什么本事。

那卡牌山商人也沒有客氣,直接說道:“得,你自個來調,都是高等卡牌啊。”

只見卡牌商人扔出了另一本冊子,比之前的那一本好看了許多,上面還嵌著些不知道什么寶石,有的像一個小太陽,有的則是最純粹的虛空。

張小河不明所以,說道:“我那好幾億能源石呢,一本破冊子就想打發我啊。”

說著,他還把真靜先生推得更前面了一些,現在他可是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有人給他撐腰呢。

而某個被張小河推到卡牌商人面前的先生,則表示自己根本打不過這個卡牌商人,畢竟他又不是專門整打架的。

卡牌商人這下是知道了他們的矛盾所在,說道:“我是讓你自己挑一套高級牌,用卡牌換卡牌。”

哦,張小河也明白過來,但是他知道現在一個九級寵獸可比什么套牌是在。

于是說道:“我要能源石,不要套牌。”

卡牌商人當即表示這不可能,要錢沒有,套牌多得是,然后又說自己是商人,錢就是他的命,不可能給他命的,因此只能給出像是套牌這樣的實物。

張小河當即就傻了,這啥玩意,也就是說這個人真就是空手套白狼。

你想啊,卡牌多得是,一個套牌是可以反復銷售的,對于有這一個套牌的人來說,套牌一點都不值錢。

卡牌商人堅持要用套牌換,就是因為自己不想掏錢,張小河當即暗道世間險惡,連他一個小小的卡牌師都不放過。

最終張小河看向了真靜先生,希望他能為自己出頭,誰知道真靜先生搖了搖頭,他當即明白沒戲。

既然如此,他只好認栽不過最后還是有些不服氣,說道:“我這個套牌世間就這一套,不可能只跟你換一套牌的。”

“沒關系,我給你換兩套。”卡牌商人這個時候倒是很大方。

張小河心里更難受了,你想卡牌商人最終也就損失幾張卡牌而已,幾張卡牌不超過十個能源石,就算是兩套卡牌,也在二十個能源石之內。

什么叫暴利,這就叫暴利,回頭他把自己的套牌一賣,又能賺一大筆。

張小河覺得,以后要是有機會,一定要自賣給其他人,他說沒有中間商賺差價,自己其實就是中間商。

某人還是小瞧了這卡牌商人的狡詐程度,雖然這家伙一直很平淡地笑著,但是心壞得很。

“我要十套。”張小河獅子大開口,覺得不應該被這么坑,起碼得給他十套卡牌,要么他是不甘心的。

“沒有,十套你還不如去搶。”

“那我不賣了。”張小河也是有脾氣的。

“你都給我看了,我都知道你的卡牌了,你還能不賣?”這家伙還算有一點良心,至少沒有偷偷拿走他的卡牌,卻不告訴他。

張小河深知沒有辦法,當即內心劇痛起來。

“想不到我張某人,百般節省,喝個茶都是把茶葉渣子曬干反復泡,今天竟然落在你的手中。”張小河懊惱無比,哀嚎連天。

真靜先生不禁汗顏,這是啥人,喝個茶都是喝渣子的。

然而這話讓卡牌商人聽到了,卻是另一番情景。

“你說啥?反復喝?”

“喝茶不久喝個意思,泡茶才是關鍵,哪需要那么多茶葉啊,就我那一包茶葉,都喝了好久了。”張小河說道。

“你也不怕長霉。”真靜先生實在忍不住說道。

然而那卡牌商人聽到,卻是一副驚喜的模樣說道:“高啊實在是高,想不到在這里能遇到你這樣精明的人。”

卡牌商人看上去十分的激動,就像是千里遇知己,又像是終于找到那一個人,總之十分激動。

張小河也是一愣,然后說道:“其實嘛像是衣服什么的,一定要買新的,最好是布料結實的,這樣不用了之后可以當做擦腳布。”

“這些都是最基礎的,我告訴你,其實咱們可以制作出很多寵獸,然后讓寵獸幫我們做工,這樣就能達到全自動化生產,一點也不帶含糊的。”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說了好半天,就像是酒逢千杯遇知己一樣,兩人聊地很投緣。

這個時候,真靜先生才知道,一個人原來可以這么摳門。

“哎呀,老弟今天跟你聊得很開心啊,我預言要是你做卡牌商人,不出一百年一定會小有名氣。”卡牌商人拍著他的肩膀笑著說道。

張小河一點都不在意當不當卡牌商人,他只想從卡牌商人那里掏出更多的東西。

他這個人不是很喜歡拐彎抹角,于是直接說道:“既然是以后的同僚,那能不能給我多加一點。”

卡牌商人搖頭,說道:“你想這些卡牌對于我來說,雖然沒有什么價值,但你不能這么想,對于你來說就是全新的,我這個價位一個很公道了。”

張小河知道他的意思,無非就是讓他看開一點,最周又說了半天,實在是沒有辦法。

卡牌商人也不想再跟張小河扯這些,說道:“這樣吧,我給你加一張能夠有潛力突破到十級之上的卡牌,再多可沒有了。”

“十級之上?”張小河第一次聽說,有比十級還厲害的,當即有些疑惑。

那卡牌商人接著說道:“十級其實只是一個開始,真正厲害的寵獸,那是橫跨星域狙殺敵人的,真就是手眼通天。”

“有時候我都在羨慕那些寵獸,可惜人是有極限的,人始終是突破不了那一個限制。”

第六十六章 逐步深入

“小戴,我們財務部是一個很重要的部門,錯一個零都不行。”李春麗帶著戴夢走到財務部嚴肅的對她說道,“我知道,李總監,我一定謹慎的。”戴夢賠著笑臉答應著說道,“小王,你帶戴經理熟悉一下我們財務部。”李春麗叫來一個胖乎乎,長得像瓷娃娃的女孩,對她說道,“好的,李總,戴經理請跟我走吧!”小王低眉順眼的對戴夢客氣的說道,財務部有一個很大的辦公室,里面有七八個年輕人正坐在電腦前忙碌著,“戴經理,這里是我們的業務辦公室,因為我們藥廠是個上市公司,所以賬目比較多,戴經理你的辦公室在這邊。”小王邊走邊介紹著說道,“小王,你一會給我找一點財務報表,我先熟悉一下情況好嗎?”戴夢跟著小王后面走進了她的獨立的辦公室。

戴夢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個辦公室還真的不錯,有二十多平米,乳白色的辦公桌椅和電腦給人以整潔和清新的感覺,紫色的窗簾充滿了浪漫的氣息,“小王,這個辦公室還挺不錯的嘛!”戴夢真心的夸贊著說道,“那當然,戴經理這可是我們廠長特意給你準備的,戴經理你以后可要罩著我一點。”小王嬉笑著有點巴結似的說道,“朱廠長也太客氣了吧,我也是來這里工作的,沒必要搞得這么隆重吧。”戴夢呵呵笑著說道。

“戴經理,這是你要的財務報表,我先放在這里了啊。”不大一會,小王抱著一堆財務報表放在戴夢的辦公桌上說道,“好的,小王謝謝你啊!”戴夢客氣的說道,“戴經理,你太客氣了,那沒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叫我。”小王恭敬的對戴夢說道,“好的,你先出去忙吧!”戴夢沖她擺了擺手,“好的,戴經理。”小王答應著走出戴夢的辦公室,并輕輕的把她的辦公室門給關上。

戴夢坐在辦公桌前,仔細的翻看著小王送來的財務報表,“戴經理,你還真努力啊!”錢興潮在朱慶國的陪同下走進戴夢的辦公室,笑著說道,“錢主任,朱廠長,你們來了,快請坐。”戴夢連忙起身客氣的招呼著說道,“戴經理,還習慣吧,有什么需要盡管跟朱廠長說,你可是我們陳總特意請來的人才,不能怠慢了。”錢興潮關心的說道。“是啊,戴經理有什么需要你盡管跟我說,你別客氣!”朱慶國也跟著說道。

“錢主任和朱廠長你們太客氣了,我是來工作的不是做客,你們這樣我很不好意思。”戴夢謙遜的說道,“錢主任,朱廠長,你們來了。”李春麗聽到消息連忙趕了過來,臉上堆滿笑著說到,“李總監,戴經理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照顧好啊!”錢興潮加重了語氣對李春麗說道,“錢主任和朱廠長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戴經理的工作。”李春麗認真的說道,“李總監,你說反了,應該是我全力配合你的工作。”戴夢反應敏捷的說道,“好了,你們就一起團結和努力吧!”錢興潮打著圓場說道,“那你們先忙吧,我就先走了。”錢興潮說著站起來走出戴夢的辦公室,“錢主任,中午就在我們這吃個便飯吧!”朱慶國熱情的挽留著說道,“不了,改天吧,公司還有一堆事。”錢興潮對他揮了揮手,坐上車走了,朱慶國也匆匆的回自己的辦公室,跟著送錢興潮的李春麗轉身眼光清冷的看了戴夢一眼,一句話也沒有說也回自己的辦公室,戴夢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她恐怕要小心謹慎的跟這位李總監相處了。

戴夢回到辦公室后,繼續陷入在一堆數字之中,整整的一天她也沒從財務報表中,找到可疑的地方,禁不住皺眉思索起來,難道秦都藥業真的像賬面上一樣很干凈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越是這樣越引起戴夢的懷疑,她知道一般的企業都有兩套賬本一個對外,一個是對內的,小王給她拿過來是對外的賬本,所以賬面上非常的干凈看不出一點問題也屬于非常正常的事情,這樣想著戴夢的心中也就釋然了。

“戴經理,今天第一天來上班就這么拼命啊,該下班了。”小王走進來嘻嘻哈哈的說道,“小王,你來秦都藥業多長時間了?”戴夢顯得非常關心的問道,“戴經理,三年多了,我家是農村的,所以沒有什么背景,因此做到現在還是一個小職員,戴經理你別笑話我啊。”小王感慨的說道,“怎么會呢,走我們下班吧!”戴夢站起來對她笑著說道,剛走下樓的時候,戴夢忽然看見秦曉宇帶著助理蔣天姣走過來,“曉宇老師,你怎么來了?”戴夢驚喜的問道。

“怎么,戴經理我來還要向你匯報一下嗎?”秦曉宇笑著調侃著說道,“曉宇老師,你這在笑話我,我哪有那么大的權利,對了這是我的同事小王。”戴夢把身邊的小王給秦曉宇介紹著說道,“你好!”秦曉宇沖她禮帽的點頭招呼著說道,“曉宇老師好!”小王機靈的跟著戴夢叫道,“秦總,你來了,怎么也不提前打聲招呼,我好接你啊!”朱慶國匆忙的迎過來說道。

“朱廠長,你太客氣了,我按照陳總的要求來給你送策劃方案,請多提意見啊!”秦曉宇謙虛著說道,“秦總,這方面你是專家,來來到我辦公室里去說。”朱慶國在前面走著,謙讓的對秦曉宇說道,“戴經理,既然你認識秦總那就一起吧,晚上就在我們廠里食堂吃個便飯吧!”朱慶國熱情的邀請道,“好啊,既然朱廠長,這么客氣,那我就客隨主便了。”秦曉宇說著跟著朱慶國走進他的廠長辦公室,朱慶國招呼著秦曉宇他們坐下后,辦公室人員已經把泡好的茶送了過來。

“好,秦總果然是高人,這個方案做得太好了,看來我們腦立康很快就要大火了。”朱慶國從蔣天姣手里接過秦曉宇他們做的策劃方案,邊看邊點頭的說道,“走,走,我們先去吃飯,邊吃邊聊。”朱慶國拽著秦曉宇的胳膊,像綁架似的把他朝食堂帶去,戴夢知道秦曉宇肯定有重要的話要對自己說,于是默默的跟在后面。

這句話當然需要解釋,老板娘的点武功也不会,他就算不成功,他当然就是花满楼。石秀云道:日,是以面色如死,此刻笑將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不见的敌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秘记

神秘小仙

天秘记

天运老猫

天秘记

小段探花

天秘记

帅气的大叔

天秘记

青灯说书人

天秘记

火山火山